诡舍宁秋水_第20章 【祈雨村】牌位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章 【祈雨村】牌位 (第1/3页)

  食堂建立在距离他们招待所不远的地方。

  和招待所不同的是,这食堂看上去……怪怪的。

  一般来讲,食堂都是一个大厅,大家坐在里面一起吃饭。

  可祈雨村的食堂却是分了上下三层,还有不少专门提供给用餐者的小房间。

  打饭的时候,宁秋水对着那名掌勺的阿姨问道:

  “阿姨,你们这里的食堂都是这样的小间吗?”

  那名打饭的阿姨似乎没有想到宁秋水会问她这个问题,她愣住了许久,眼神深处闪过了一抹慌乱,才嗯啊支吾道:

  “对……对。”

  “以前也是大食堂嘛……后来有些来旅游的客人不喜欢,旅游业又是村子里重要的……那个来源,所以我们就改成了这样的小间。”

  宁秋水闻言,目光微凝。

  “那个来源?哪个来源?”

  打饭的阿姨似乎被宁秋水的犀利眼神看得有些慌乱,她将目光移开,说道:

  “就是……经济。”

  “好像是叫经济吧……哎呀,阿姨我只是一个做饭的,也不懂这些!”

  “这方面的问题,您还是问问相关的负责人吧。”

  宁秋水微微颔首,笑道:

  “谢谢。”

  他端着饭来到了一楼靠左的小隔间。

  白潇潇和刘承峰正在聊着什么。

  见到了宁秋水进来,刘承峰急忙问道:

  “小哥,你昨晚听到了窗外有呼救声吗?”

  宁秋水放下了餐碟。

  “听到了。”

  “就是外面死的那个男人在呼救。”

  “他先是从树林中跑出来,然后疯狂抓挠脖子,最后……扯下了自己的头。”

  听着宁秋水平静的描述,刘承峰却觉得后背发冷。

  “他,他自己……扯下了自己的头?!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夹菜的白潇潇淡淡道:

  “血门背后的世界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昨晚看见这一幕的,绝对不止我跟宁秋水。”

  “那个男人在扯断自己的头颅后,还惨叫了很长时间才死。”

  “没人出去救他……也幸亏没人出去,否则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!”

  白潇潇话音落下,刘承峰猛地打了个哆嗦。

  他可以想象那个场景究竟有多诡异可怕!

  可眼前这两个人……居然这么淡定?

  白潇潇就算了,进出血门的老人了,这宁秋水的心理素质……是不是不太正常?

  “所以……他为什么要扯掉自己的头?”

  刘承峰小心翼翼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  餐桌上沉默了会儿,宁秋水忽然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牌子,放在了桌面上。

  “他为什么扯掉自己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